主題: 那年那月|那些年鹽亭鄉間懸壺濟世的溫暖記憶!赤腳醫生申典忠先生訪談記!

  • 糕富帥#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3822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9/6/9 9:52:17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鹽亭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
錦旗多不如口碑好

赤腳醫生申典忠先生訪談記

作者:張禾

  “治療靠銀針,藥物山里尋”。一個人,一個藥箱,就是一輩子,這是大多數人對赤腳醫生的印象。農忙時務農,農閑時行醫,或是白天務農,晚上送醫送藥,這些赤腳醫生雖然沒有潔白的工作服,常常兩腳泥巴,一身粗布衣裳,但卻有最真最純最熱的為人民服務之心。中醫藥發展不能忘記“赤腳醫生”。

  據別人介紹,申典忠先生早已逾古稀之年。按說這個年齡的赤腳醫生,一問名字,周邊的上點年紀的人應該都知道。奇怪的是,我問了玉龍場鎮幾個中老年人,卻不知道申典忠竟是何人。見我著急的樣子,有朋友說,在玉龍及更廣闊的范圍,只聽說申家出了個“申眼科”,至于名字就不曉得了。按照朋友的提示,我還是大費周章才找到了受訪者。


  在玉龍鎮青埡村申典忠的家中,主賓寒暄后,我談到找人的事,老先生不禁啞然失笑。他說:“你不要奇怪,好多人都有這種經歷。”他看到我仍然有點不解,就對我講起“申眼科”的出處來。

  我們這個地方俗名叫獅子嘴,由于申姓居多,從路口到煙頂山是一道大灣,加上有櫸溪河流經本地,所以外人習慣叫申家灣。爺爺申懋昭,少年外出闖蕩,因待人接物厚道有禮,粗識文字聰穎好學,被一游方郎中收為徒弟,授以眼科絕技。從此隨師四處游歷,懸壺濟世,直至解放后才回到家中掛牌行醫。由于醫德高尚,技術精湛,家中錦旗沒有一面,但口碑多多,久而久之,自己的名字漸漸湮沒,而“申眼科”這個特殊稱呼不脛而走。由于“申眼科”名聲越來越響,爺爺的行醫范圍也越來越大,川北內外都被人請去醫病,讓很多盲者恢復了視力,從新見到了光明。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,他被選為第三屆政協鹽亭縣委員會委員,這在當時的確是轟動鄉里的一件大事。

  說到自己的爺爺,申老先生有點激動,用手正了正眼鏡。我有意讓他歇口氣,就問他:“你說你爺爺行醫錦旗沒有一面,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笑笑說:“不著急,等我給你慢慢擺。”他喝了一口水,又談起來。看到經過我爺爺的一雙巧手,一個個盲人眼睛看得見東西了,我那時就覺得神奇;看到爺爺能夠到縣上去開會,我便覺得光榮。受爺爺的影響,初中畢業后我就在醫療點給爺爺搭下手,耳濡目染,久而久之,也就瞧出一些門道來。后來爺爺因為身體原因休息在家,我為了系統學習眼科醫療技術,1961年就跟著在永興(現鹽亭縣黃溪鄉)醫院工作的父親申伯篪(第二代“申眼科”)學習。我有文化,肯學習,又有家傳,前途應該是順風又順水。在旁人看來,我是第三代“申眼科”似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。

   “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事情?”我禁不住問。他嘆了口氣后,又繼續擺起來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爆發了,我們家庭成分高(非貧下中農),不能留在醫院,只好卷起被蓋回家務農。當然,在農村我肯定不會閑著。和那個時代很多人一樣,白天出工,晚上看書,而且不單單看眼科專業的,什么《醫宗金鑒》,什么《金匱要略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等,只要是能找到、借到的醫書都看。機會似乎總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的,毛主席“六、二六”指示發表不久,我終于圓了醫生夢。1969年10月,我成為一名赤腳醫生。

  談到這里,申老先生顯得輕松起來,話也停了下來。我趁機插話:“申老,你一生救了不少人,病例不少,能否談幾個?”他說:“大家的時間都緊,就少談點。”他想了想,又談起來。記得是1972年農歷4月的一天下午,大約6點左右,五隊一個社員氣喘吁吁地跑到醫療點來找我,請我去給他娃娃看病。說是扯鎖喉風,上午背上街請王育漢先生看的,又打針又吃藥,背回來管了一會兒又扯了起來。等我走到病人家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,推開房門,只見煤油燈下女人抱著孩子在哭;我近身細看,孩子扯風不停,頸部都扯起疙瘩了,面部嘴唇發紺。我取出銀針給他扎了幾個穴位,緩和了一會兒,但不久又發作了。我想,蚯蚓有平肝息風作用,便讓病人家屬打著馬燈去挖十幾條蚯蚓來。告訴他們,將蚯蚓洗凈放碗中,再撒點白糖,讓它滾出水來;我自己到一家熟人處找來全蟲炕干研末。準備完畢后,將蚯蚓滾出的水兌點開水,和著全蟲粉,給孩子灌服。同時,對他身上幾個穴位進行按摩,十多分鐘后,病情得到控制。擔心孩子病情反復,我一直守候到十一點過,見病情好轉,我給他開了一副中藥,告訴服用方法后,回到家中已是零點時分。后來回訪,這個孩子再也沒有扯過風。“正規醫院醫生醫不好的病,叫‘申眼科’整住了!”這句話象一陣風,吹向了四面八方。

  聽到精彩處,我又好奇了:“你這時不是以眼科為主,那人們為什么又把你叫成‘申眼科’呢?”申老先生莞爾一笑:“我的專長還是眼科啊,有一年黃甸利和有一個叫李德維的病人,眼睛接近失明,大小醫院都進過,但無療效;在我這里,吃了五副藥就好了!”我先前的疑問又涌上心頭,用眼睛環顧四周。申老先生習慣地正了正眼鏡說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當醫生這么多年,為什么沒有錦旗?”頓了一會兒,他說,那些都是虛名,要用病人的錢的,錦旗多不如口碑好。

  最后,我有點遺憾地問:“‘申眼科’傳了三代,還有繼承人嗎?”申老先生輕松一笑:“放心,我已經傳給女婿了。他不姓申,但,人們現在也把他喊成‘申眼科’了”。

猜您喜歡
相關文章推薦▼

鹽亭的英雄,從塵封的歷史中走來!



作者簡介

  作者:張禾,男,漢族,中共黨員,鹽亭縣玉龍鎮人。中學歷史高級教師,鹽亭縣作協會員,文同詩社會員,嫘祖詩書畫院會員,四川老年詩詞創作研究會理事。


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
  
  • 往事諷刺笑到肚疼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0 15:07:17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點贊
來自手機版
(0)
(0)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楚天风采22选5